关于合肥的记忆

早晨醒来,感冒好些了,还是有些鼻塞。本来打算看下书,想起昨夜的梦,于是去搜索了下,发觉有些不太对劲,加之最近单位琐事较多,也可能是自己跟过去的切割还是没有彻底的缘故吧。回忆一下过往,然后清空。

之所以把合肥放在第一的位置,是因为去过太多太多次,转车也罢,专程去也好,慢慢回忆。

第一次去合肥是2011年的4月份,这也是自己平生第一次睡过头,错过火车。当时没有出行经验,去合肥考试,考什么单位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打算去阜阳倒车,醒来时只能去火车站改签成别的车次,挽回些损失了,也就是从那开始,T180我便经常因睡过头而错过。从株洲到武昌,武昌又到汉口,从汉口终于座上了去合肥的火车,到达合肥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那时关于合肥并没有太多了解,只知道裤子大在这里,没有选择先去看考场,我反而选择了,去裤子大看看。不记得是哪个校区了,只记得校园幽静,很是适合读书。结果很明显,一塌糊塗。为了惩戒自己,我选择了站票回来,对于当时只有850块工资的我来说,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去奢侈。在火车上碰到了几位从甘肃多年位回家的长者,看到他们离下车还有数小时就在车门口等待的焦急的样子,那时的我可能还没有意识到游子们的心情是多么多么的热切盼望回家。

第一次去合肥,要感谢的是一位合工大的老师。大学,我去过太多太多,第一次,碰到有老师看到学生们中午在校园里坐着看书,主动提出为大家开放会议室,让学生们休息,而后又亲自为学生打水,这一幕我是怎么都忘不掉的。过去将近4个年头了,老师的样貌我还依稀记得。

接下来又去了几次合肥,都是匆匆路过,转车,赶路,没有过多停留。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去合肥,还是考试,时间已经跳跃到了2013年。想离开这里的愿望我是更加迫切,兰州至广州那趟火车上看到的情景,我是愈发能够体会的到。2013年下半年,只记得是周六晚上,从株洲匆匆赶到南昌,没来得及多看南昌一眼,就又坐车北上,到达合肥已经是清晨。去客运总站洗漱之后,又到了合工大。这一次,我太想留在合肥了。之前父母来湖南看我,回去的时候,要转车,我还刻意选择了合肥,如果以后选择去合肥,离家会近,生活习惯也一样,所以我留了个伏笔。考完觉得还可以,于是专门去中堂故居看了看。原来的大院已经不复存在了,只留有几间后来复建的江淮民居。门可罗雀的当下,谁又会记得曾经晚清重臣当年的门庭若市。

资格审核时,又来了一次合肥。跟的士司机说要去琥珀山庄,顺提了一句,是不是很小,还被说笑了一番。碰到所长,我误以为是工作人员,这才是伏笔。部门负责人过来看我们,问起哪个学校毕业,我的伤疤再一次被揭开。现在再遇到这个问题我也坦然了。

12月的时候,这次去合肥,彻底与合肥擦肩而过。真正的伏笔一一揭开,炮灰了。平生第一次用证件直接进了火车站,因为当时确实着急,买车票已经来不及,在这里还是要感谢那位合肥站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个人,荣哥,更是我应该感谢的。所里的前辈,现在去当老师了,感谢他为我答疑解惑,分析利弊。

后来再过合肥就是纯粹的转车,停留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直到2月27日,最近一次途经合肥,没有中转,也就没有下车。车厢里,收到合肥喜获文明城市的短信,我也由衷的替合肥感到高兴。合肥南站建起来了,以后及即使转车估计也是长沙和徐州了,我想跟合肥再也没有交集了。去过这么多次合肥,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也好。

跟合肥一起忘记的还有这两年自己遇到的一些事情,那些不好的,不切实际的想法,都统统忘了吧。

这几年申论写多了,写啥都有些思路混乱了,也难怪,一次次的拖后腿。

 

相关日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