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最后一次考公

既要登高望远、也要脚踏实地!

第一次考这个是2010年的这个时候,到昨天考完最后一次,已经过去了整整5个年头,已经记不清考了多少次了,有过惊喜,更多的是擦肩而过。现在回想,完全是自己不能脚踏实地。

北至长春,南到深圳,东起连云港,西抵兰州,报考的单位涵盖交通、经信、广电、粮食、海监、两办。有的没有成行,多数败兴而归。山东却仅仅试了一次,愧对山东人三个字。苏南、珠三角再好,也只能是候鸟,从来未曾想过为大而强,富而美的新山东做贡献,这一点值得反思。

2年前,羊城,在广电大楼上,眺望越秀山,要把越秀山踩在脚下的魄力,如今再也没了。不是单纯的好高鹜远,而是根本就是不切实际。

1个月前,颇具争议的XX也走到了风口浪尖,一时间各种起底甚嚣尘上,灯塔倒了,航海还有什么意义。不过貌似,你还没有起锚。

昨日4时起床,5点出门,7点到星城,两碗牛肉面,两场考试,下午将自己关于XX新语的残存记忆,都写了进去,尽力了,管它呢。不管结果如何,昨日之考试,在成为过去的同时,再也不会重复。从此以后,再也不考。

先独善其身,而后才有其他。冒昧的借用戴先生的一句“活佛在拉萨,去拉萨拜佛有三条路,一是由西康经昌都,二是由青海经玉树,还有一条是由印度越大吉岭。这三条路都可通拉萨,诚心拜佛的人三条路都走,这条不通走另一条,总有一条走得通的,不要光走一条路。”来做个终结。

 

相关日志

写在最后一次考公》上有1条评论

  1. chung jar 文章作者

    2年前,中山考试之余,去了一趟珠海,在那里平生第一次看到大海。珠江在那里入海,宽阔的海面,踌躇满志,欢喜之余,竟只想自己如何能这里来工作,不曾有过任何建设家乡的想法,惭愧!从北国到南国,跨过松花江,离开黄河边,来到这里饮湘江水。
    既来之,则安之。
    哪里实现理想,哪里就是家园。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