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河南见闻

本来打算只写郑州,后来想到开封已经够委屈的了,怎能不提。河南通管局下辖的专用通信局,在2012年大招了一次,把简章发给另外两个同学之后,三人决定都试试,没准以后可以一起成同事,于是也就有了第一次河南之行。考点设在大宋王朝的都城,开封。去之前,对于开封,我还有些憧憬,结果一下火车,就傻眼了。开封站,像极了,已经拆掉的让胡路火车站,如果不是豫B的车牌,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座都城。

我中午到的开封,小蒙从陕西勘测现场过来,已近傍晚,更猛的是官迷从金陵赶过来已是第二天的清晨。2年多没见,没有些许的隔阂,还是老样子,除了在玉树爬山勘测时骨折的腿,减缓了走路的步伐,混口饭吃都不容易啊。没有讨论太多关于考试的事情,闲逛了几个地方,晚上没有小酌。晚上,他看了一宿的《天天向上》,我则盘算着后天去趟少室山,考试结果,自然只能呵呵了。

到了河南,怎能不来一碗胡辣汤,早餐以胡辣汤开始。可能我们吃早饭的那个摊子,原来是王府,过了一千多年了,谁又能预料。不过铩羽而归,我们是早就预料到了。去水职的路上,看到了前领导人的纪念馆,政治这种东西,玩不好,果真是粉身碎骨啊。三人集合之后,分了准考证,也便开始了答题。至今记得,我将发射的神舟飞船几号记混了,还有一道关于雅称的常识,我想对了,选错了,因为这个败北。不过XX,我可能也很难过关,xx’电话让我维护,呵呵,

晚上,三人在开封站,排队买车票,那叫一个壮观。偌大一个开封站,只有两个窗口售票,排队一阵,我建议还是网上购票,吃完饭再来取票。12年3G的广告还在烧,站在移动营业厅门口,我们都没有信号,手机连thinkpad共享上网不行,最终还是蹭网购买成功。上车饺子,下车面的习俗,我们还是遵守了。再到火车站,傻眼了,人更多了,买票的人已经排到马路上。我在马路上排队,小蒙和官迷,去窗口求了几个人最后,没有理会他们刷出了票,不想发表任何看法,我也痛恨地域歧视。

一晃就到了要开车的时间,两人去郑州,一人去金陵,因为我们当时还自信能再一起来,所以也没有任何的不悦。郑州站,跟小蒙就此别过,他回西安,我去少室山。表哥09年来的郑州,跟他联系之后,去了他家。那时候的我,包括现在,对于人情事故还是不太明了,不说了。清晨爬起来就去了登封,被告知无法自由行,只能跟团。事实也确实如此,自由行会被坑。由于下午要赶火车回湖南,站在少室山脚下,离少林寺一步之遥,只能折返,本来打算再去,一晃要3年了,却再也没去成。

后来小蒙又去河南帮别人勘测,我14年9月也又去了一次郑州。这一次本来已经不打算去了,年纪大了,去这种省份比较尴尬。地铁也开了,郑州也繁华了,高铁也密了,老领导也腾达了。考试还是千篇一律,结果也没有太多变化。到荥阳考试,离郑州较远,地铁更是不达。在这里要感谢一位QZZN论坛认识的网友,聪哥,第二日约好搭顺风车一同去荥阳,由于我赶过去的时间比较早,加之怕影响他考试,我选择了自己坐公交挤过去。还要感谢一位人社局的工作人员,我的名字拼音打起来比较费劲,在报名的时候,我竟自己将自己的名字弄错了,这也是笑话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联系了考试中心,别人询问之后,答应并真的帮忙改了过来,在这里只能说声谢谢了。

关于河南,希望能够借着郑州能够早日成为中国的孟菲斯,也希望开封能够更好的发展,大踏步的前进。

相关日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